欢迎光临微商创业网!

该公司最受欢迎的主播是董事长陈亚中,他是一位“老茶人”,在Tik Tok电商开发新茶销售

作者:admin 时间:2022-06-23

打乱了57岁女企业家陈亚中的退休计划。陈亚中的茶厂,从16岁开始经营,历经市场淘汰和企业扩张,到现在

3月下旬,位于高黎贡山脚下的腾冲市,阳光明媚,气候温暖。现在正是茶树发芽、采摘春茶的好时候。茶山上一片绿色的春节景象。

57岁的陈亚忠是腾冲16家茶厂、一个茶园和一个茶叶交流中心的创始人和董事长。

从2012年开始,陈亚忠的茶厂在多个网购平台铺开网店。虽然网上销售成绩一直不温不火。茶厂是传统企业。疫情爆发前,主要依靠旅游和实体店赚取收入。在好时代,陈亚中对线上渠道的销量很淡定。

2015年以来,云南茶园总面积稳步上升,2020年增长势头首次下降。疫情影响全面深刻。2020年3月,疫情对云南旅游业造成严重持续影响后,陈亚中和同事决定在Tik Tok电商开店,并通过Tik Tok @老茶人直播。当时陈亚忠的茶厂不得不砍掉腾冲四家店中的两家,只剩下市区和机场两家店支撑。其经销代理商的日子也随着当地旅游业的不景气而变得艰难,很难给茶厂带来太多的帮助。

在这种情况下,网络成为唯一的生存方式。起初,茶厂的直播间沿用了当时流行的模式,从茶厂内部找了一个年轻帅气的姑娘做主播。但是很快,茶厂的人发现直播效果并不好。往往是100多人在直播的时候靠着平台的倾斜聚集,人群一点一点散去,直播中间只剩下几个围观的人。陈亚中后来试图聘请专业团队,但是十几个人的团队播了一个多月。除了抽奖时短暂的人群聚集,其他时间直播间都一样拥挤。

长此以往,陈亚中决定全身心地投入到游戏中,自己接手主播的工作。她对Tik Tok的电商直播新模式并不熟悉,但她有故事可讲,包括自己的创业故事,以及与茶、茶文化相关的故事。只要这些故事能把人留在直播间,他们就有带货卖茶的空间。

1648436202703368.png

刚开始收入不高。努力了五六个小时,营业额才两三千元。播出后,陈亚忠偷偷去看了其他卖茶人的直播间。他想学点直播技巧,结果失望了。他干脆不再观望,决定自己摸索一条路,就像30年前一样。

陈亚中从小就不是老古董。陈亚忠出生在腾冲山区的一个小村庄。他的祖父是个泡茶者。父亲转业后,他回到山里守护茶树为生。

陈亚忠起家的地方,在腾冲新华乡大白田村办起了茶厂。1983年以前,陈亚忠在这家茶厂工作,负责给厂里的工人做饭。她做饭总是干干净净,剩下的时间,就在厂里泡茶。她爷爷和爸爸会泡茶,每次有同事有泡茶的工作,同事都会调她。没过多久,茶厂包工头因为连年亏损跑路了。工人们没有支付工资就离开了。陈亚中不忍心看着茶厂没落,为了自己的未来,也决定留下来。他独自制茶卖茶,艰难维持茶厂。1983年,茶厂被允许买卖,她开始考虑买下茶厂。

那年她18岁。村里集体建茶厂的时候,一共欠了4万。原来的包工头走了以后,村里收不到承包费,还不了欠款。村里答应,只要她能拿出钱,就把茶厂给陈亚忠。

为了申请贷款,陈亚忠从

在1997年第二个分厂建成之前,她主要靠自己和丈夫制茶和卖茶。忙的时候,她雇了几个人。即使条件艰苦,她还是打扫晾茶的地方,一天能扫几百遍。她在茶厂旁边的山坡上建了一个小屋,那就是她的家。

除了经济压力,村里人的嘲笑也落在了她身上。同村同龄女孩要么上学,要么出去打工。大家都在积累,只有她早早负债。她不敢累。生孩子的最后一刻她还在工作。孩子是在茶厂生的,只有助产士没去医院。我还没出月子就工作了,所以月子病落下了。因为工作忙,孩子从小就独立,三儿子六七岁就能自己做饭了。他们最喜欢西红柿炒鸡蛋。

1648436227173866.png

现在,她的家还是在茶企总部旁边,相距百米,距离茶山六七分钟车程。她一有时间就会去购物。生意大的时候,她经常出差。不管去哪个城市,除了预定的行程,她都不喜欢吃喝玩乐。我也不喜欢去朋友家吃饭聊天。“我静不下来。”她很少参加亲戚家的婚丧嫁娶,但会托人把钱送过来。她认为是自己的职业病。

在茶山,她可以呆半天,也可以呆一整天。看着那些茶树发呆的时候,她好像能听懂。她能说出它们的年龄,它们如何生长,何时发芽。中午的时候,坐在一棵茶树下,拿出自己带的菜,拿起两根树枝当筷子,心情很好。

我父亲曾经是一名士兵。他生性正直,喜欢关心国家大事。他三十多岁时离开了军队,然后娶了他的儿媳。他转业后成了村里的干部,负责管理村里的茶产业。60岁后守山20年。谈到这一点,陈亚悲痛于忠诚。当他父亲在这里时,山上有许多大树。如果有人偷了,他会阻止。父亲去世后,没有人愿意守着这座山。树经常被偷,我父亲住的小房子被毁坏,一些人在附近埋了一个坟墓。

受父亲影响,陈亚忠从2003年开始注意保护高黎贡山的古茶树。不管企业有多困难,他每年都会花5000到100万美元。直播结束后,她也继续推广这个项目。她只要花600多元,就可以认养一年的古茶树。她不仅能得到一公斤这种茶树生产的干茶,还能得到一份收养证书。她不时提供图片和视频。亲自到场的领养者还可以获得落地接待服务,免费入住茶山酒店,并享用特色茶点。

1648436234596623.png

2011年,高瞻远瞩的陈亚忠买下了一片山坡空地。没有水,没有电,没有路,他计划建立一个“茶旅游健康,三个产业融合”的茶博园。随着设计一次又一次的变化,她的压力越来越大,头发也悄悄地变白了。2016年建成后,确实发展的不错,日客流量1000人。有人还在出腾冲机场的路上给她立了个路标:离高黎贡山茶博览园9公里。她很开心。

疫情过后,外面的人进不去,里面的人出不去,茶园空无一人。里面原来的工作人员现在负责直播或者打包货物。相比之下,2018年之前,电商运营部只有6名工作人员,现在电商运营部有近30人,还不包括仓库发货和包装团队。

即使茶博园里没有人,陈亚忠也没有停止创新。她怕别人赶上自己的步伐,所以每年都要加点新的。一块土地,今年种了一些花,明年可能变成草,给游客一种新鲜感。“前面还有一些事,做生意永远在路上”。

疫情发生前,实体店几乎占到企业销售额的一半。尽管近几年困难重重,陈亚忠还是照常向茶农收茶。她在斯里兰卡长大,有一个近亲

陈亚中在Tik Tok的电子商务直播经常持续五个多小时。一播之后,陈亚中经常在说话喝茶的时候把嘴唇上的大部分口红都擦掉,露出原本的唇色,微微变白。有时候为了保证播到一场直播结束的信息量,她不得不在直播结束的时候下意识的打起精神。每当她这样做的时候,身体都会不自觉地轻轻靠在椅背上,那种挥之不去的微笑在一开始就被克制住了。她偶尔会让眼睛盯着想象中的地方,在不打乱直播节奏的情况下,让舌头和心灵稍作停顿和休息。

第一次在Tik Tok电商直播的时候,她站在直播间里,不知道对着哪里说话,中间还不好意思出去上厕所。弹幕里有人抱怨买的茶被老鼠咬了,她不敢解释,怕解释完了你来我往像吵架一样,可是播完了,她怎么查都查不出来。她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后来她才知道,当时消费者对“老茶”了解不多,造成了误解。其实能称得上老茶的茶,最少也能存放几年,最多十几二十年。茶叶包装纸风化久了容易破损,产生误会。

收到年轻人的直播后,陈亚中还抱着一根筋的心思,怕自己说错话。她还没有完全适应如何隔着屏幕与消费者沟通。

1648436242844982.png

因为观众只能用文字表达信息,当他们开始在弹幕中反映问题时,有时会因为缺少关键信息而产生误解。在3月下旬的一次直播中,陈亚中介绍了一种茶叶。因其特殊的发酵工艺,不易发苦,适合没有苦味的消费者。弹幕中,一位观众坚称自己买的茶是苦的。

当天晚上,消费者通过Tik Tok私信要求退款,想询问对方具体情况,没有得到答复。茶厂同事通过查销售记录发现,这位消费者买的是另一种茶,因为制作工艺不同,确实有苦味。即使查出了原因,最后消费者还是坚持退货。

为了打开市场,还是有一些规则的。陈亚中只能不断学习和适应。去年双十一是直播最好的一天,但是直播了,突然中断了十几分钟。几年后又发生了几起类似的事件。直到现在,陈亚中提起那些中断,还是会感到焦虑,仿佛回到了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完全搞清楚直播间的规则。团队工作人员后来告诉她,可能是因为那些直播里有很多“绝对词”,比如“非常、大多数、第一”,这是广告和直播的规则里不允许的。陈亚中还没有学会像Tik Tok的其他电商主播一样自由地避开这些特殊的词。

面子的问题也困扰着她。“像你这么大的董事长亲自来直播,真的有点尴尬。”

一想到自己在工作室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竞争对手、朋友、员工看到,她就觉得很尴尬。她问团队有没有按钮,让身边的熟人关掉就看不到她的直播了。工作人员帮她关掉城市显示后,她发现只要熟人关注她,直播还是可以看的。身边的人都很安心。陈亚中开直播后,他们经常开好玩笑。熟人看到她就调侃她,说是粉丝,经常去直播间买茶。说到这,她似乎有点不好意思。“不管买不买,谢谢铁粉”。

去省里开会。会后其他同行代表也会调侃:“明晚老茶人直播间见。”她有时候也会在直播间看到茶业同行,电话号码后面跟着ID有时候她一眼就知道是谁,但他们只是看,在直播间几乎不说话,见面也不会提看她直播。

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明明从来没有提过她的活伴侣是自己的儿子,

克服了最初的不适应,陈亚中回忆自己最大胆做直播,去年双十一前后心情最好。那时候她刚和儿子是固定搭档,儿子强调的是事实,总是在直播前赶到现场。随着双十一的火爆,当天在Tik Tok直播9个小时后订单数就达到了14000单,大家都很开心。

后来才发现,这样的时刻并不是常态,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做生意时强调创新的陈亚忠,越来越迷茫直播间该往哪个方向走。她觉得自己每天讲的都是一样的东西,担心劳芬无聊,想创新却不知道怎么创新。

渐渐地,陈亚中发现,直播间里的“黑粉”少了。当他遇到的时候,直播间的观众会自发的回到他们身边。“那些人不是我们的人,他会为我们而战。”陈亚中说,疫情过后,希望爱茶人士到云南旅游。1000多平方米的茶叶交易中心,欢迎游客免费喝茶。

1648436251750798.png

陈亚中虽然对直播百感交集,但也觉得直播让她见识到了,拓展了她的思维方式。当她向一些不看直播的老朋友提起这件事时,她会像老师一样劝他们要与时俱进。说这话的时候,她似乎有点得意:“我觉得他们有点办法,他们不会创新。”

Tik Tok电商平台的商品直播让陈亚忠看到了发展的希望。她计划在今年已经开工的茶博览园旁边建第17座标准化茶厂。她还将建立一个档案馆,展示该公司生产的所有茶叶。

除了这些实际的收获,她还意外地获得了很多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现在只要直播,她三儿子都会陪着自己,三岁的孙子有时也会在直播间和现场看到她。

偶尔她不直播的时候,三岁的孙子会跑过来催她,“直播了,你快点直播。”说到这里,陈亚中不禁笑了起来。

退休后,陈亚忠还想守着她的茶厂。“我想看看茶山,看我动不了。我得泡茶,这样我就不能动了。我没有办法转型,也不能出去玩。”

回忆来来回回,她想起了小时候听爷爷和爸爸说过的关于茶山的传说。他们说高黎贡山是神山。在深山里,有老人种的古茶树。爬这座山需要12个小时。

有了自己的茶厂,她两次进山寻找传说中的古茶树。第一次她试图一个人踩点失败,第二次她带着30多人的队伍再次攀登。这次不仅是工作人员还雇了大篷车,带了被子。她声称,那一次,她在山上发现了祖先所说的古茶树,但却无人照管,被杂草淹没。陈亚中说,她当时就看到了商机。下山后,她决定把高黎贡山的古茶树做成品牌。后来她只记得生意越做越顺。

她父亲十几年前去世后,按照习俗,她作为女儿不能继承家产。她也不想要,陈亚中强调。在整理父亲的遗物时,她发现了一本笔记本,上面详细记录了她所在村子的茶树管理状况和制茶技术。这些都不是秘方,很多知识也是当地人和同行用的。对于陈亚中来说,更多的是一个关于茶图腾的纪念品。最终,她从家里带走了这本笔记本和父亲给她颁发的部队三等功奖状,作为从父亲那里“继承”来的唯一一件东西。

1648436257728678.png

几年过去了,现在的陈亚中有时会觉得自己老了。和很多同龄人一样,她也经常谈到自己是一个60年代的人,她为儿子在直播间更自如的调度和吸引更多人气而自豪。观众也真的很喜欢三子的直播风格。除了熟悉信息,他说话真性情,福利大方。

陈亚中开始发现他的孩子已经到了可以继承他事业的年龄。一起在Tik Tok直播期间,孩子们的想法跟上了w

她想让儿子逐渐接手生意和直播,她转到后台。这样想着,她发现,如果有选择的话,她还是愿意去茶山看看,和研究新技术的制茶工艺无关。她在上面积累了很多头衔:省委联系专家,中国制茶大师,普洱茶传承技术大师。

想到茶和制茶,她不禁向往起来:“我也许写不出漂亮的数字,但我知道一棵树的来龙去脉,知道它是怎样生长的,因为我每天都在奔跑。”

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57岁的女企业家陈亚忠的退休计划。陈亚中的茶厂,从16岁开始,经历了市场淘汰和企业扩张。

请招待这些客人,让他们尝尝我们的新茶。鲁迎接客人,用工作人员给他们浸湿。

近日,狡猾的奥米克隆病毒再次来袭,全国多个省市疫情严峻。全国再次进入全民抗疫期,开启了热潮。

随着信贷政策的企稳,近两个月多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利好政策,房地产市场的暖意逐渐显现。市场制度下的中原地产研究.

中医有句老话:人老了,骨头先变质,养生要先补。随着中国老龄化的快速发展,骨骼健康是中老年人最常见的健康问题。

近日,中国北京品牌评级权威机构Chnbrand发布了2022(第八届)中国客户推荐指数产品SM (C-NPS)。

乡村振兴与品牌赋能。随着党中央、国务院一系列支持农村经济和农业品牌发展政策的出台,各省、市、县、

随着天气逐渐转暖,衣服减少,各种饰品都会暴露在人们面前。手表作为一种身份的象征,往往被消费者选择。

在不久前举行的全国高等院校医学教育研究联盟2021年年会上,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副部长王其明发表了《新医学体系》.

© 2021 网店转让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XML地图 织梦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