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微商创业网!

揭秘披着招聘外衣的千层套路新骗��

作者:admin 时间:2022-05-11

“群里1600多人,大家都在抢订阅表格。”当她第二次抢到1000元的认购单时,王琳(化名)毫不犹豫地将1000多元转到了对方指定的银行账户,等待返利提现。但随后她被对方告知,1000元的订阅单已经被抢光,她只能补差价,“做一个3000元的订阅单”。抱着“再想办法转点钱”的态度,王琳又汇了2000元,却再次被对方告知3000元的认购证也被抢走了,她只能继续补差价,做5000元的认购证。

近日,多名与王林有类似经历的网友反映,在短视频平台应聘兼职试衣助理时,被——骗子骗走。他们要求自己下载app,把自己拉入App任务组。然后开始刷单做任务,最后一步被骗光了所有积蓄。他们中有全职的婴儿母亲、单身母亲、失业青年等。被骗金额从几百元到二十多万元不等。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调查发现,以招聘平台试衣人员、平台好评人员为名进行诈骗的案例不在少数。但由于此类诈骗手段多种多样,犯罪团伙反侦察意识很强,立案后往往很难追回赃款。

不少受骗网友表示,信任短视频平台,希望平台能严格审核,承担监管责任。

那么,短视频平台是否应该在这起诈骗案中承担部分责任呢?有专家认为,平台从广告中获利,应对广告承担相应的审核义务;也有专家认为,广告不含明显欺诈痕迹,平台在审核时只需尽到普通注意义务,欺诈发生后及时封禁广告即可。

4月26日,王琳在刷短视频平台时,看到一则试衣男的招聘广告。广告上说,送去拍卖的商品是免费的,只需要买家展示,每单有很多佣金。待业在家的王琳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短视频平台的广告链接里填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

第二天,王林接到了回访电话,加了对方的微信。随后,王林被推荐给该公司客服,并在客服的指示下下载了一款名为“多牛”的App。然后,给注册成功的王林分配了专门的接待人员。

在多牛App上,王林被拉进了两个大群,一个是物流群,专门用来更新送去拍卖的商品的物流信息;另一个是任务组。接待人员说,群友可以在等待后勤的同时,在任务群里“做一些小任务,赚点零花钱”。

在接待员的鼓励下,王林开始尝试在任务组接小单。刚开始要关注拼多多或者淘宝店铺,每单可以获得2.8元起的返利,支付宝秒到。据接待人员介绍,刚入群的新人需要做一个新的订阅表格。完成三张订阅表,就可以成为正式员工,关注店铺返利金额翻倍。所谓的订阅形式,就是和商家合作创造流量,提前转账一定金额后获得返利。

王林告诉果壳财经记者,任务组每天有三个时间段发放订阅表格。转账的垫付金额有100元、300元、500元、1000元,3000元到30000元不等,返利20%-30%。群友要领取订阅表格,需要在任务发布后立即回复想要制作表格的金额,并截图发给个人接待人员。然后,接待员会帮助将转账金额充值到他们的“峰会业务”账户。5到10分钟后返利到账,个人可以绑定银行卡提现。

在成功尝试了一个100元任务、两个500元任务和一个1000元任务后,王琳开始用手机“抢单”

王林回忆,群里有群友把自己的三万提现截图,也有群友效仿,说自己这么做很久了,没有任何问题。当有群友质疑Summit Commerce网站的真实性时,管理层声称“Summit Commerce和全国反诈骗App有合作,可以放心使用”。另外,为了安抚群里,在物流群里,管理人员会每天更新送去拍卖的商品的物流信息。群里也有网友表示收到了送去拍卖的衣服,甚至还拍了照片给群里看。

直到最后退团,王琳也没有收到送来的衣服。但王林最新转账的3000元依然无法提现。在王林明确拒绝加钱做大额订单后,个人接待员、订阅表单导师和新加的微信客服都停止了回复消息。

目前,距离王林报警已过去5天,案件仍无进一步进展。相关资料显示,通过短视频平台联系试衣员广告被骗的受害者已增至数百人,被骗金额从几百元到20多万元不等。

贝壳财经记者发现,目前在这个短视频平台上搜索“试衣男”,第一个搜索结果是国家反诈骗中心反诈骗宣传短视频,搜索结果下方会出现“谨防诈骗陷阱”的提示。

事实上,近年来,随着短视频的流行,不法分子开始将目光瞄准短视频平台,利用平台引流诈骗的案例不在少数。2021年8月,某短视频平台发布的报告显示,半年时间封禁疑似诈骗账号超80万个,拦截疑似诈骗视频内容超过100万条。半年来,共破获网络诈骗团伙5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273名。

另一家短视频平台的报告显示,2021年配合各方严厉打击黑灰产,关停诈骗账号50余万个,通过反诈骗平台专线1万余条,配合各地公安部门开展网络售假。

对于短视频平台的诈骗,甘肃省反诈骗中心在5月6日发布了重要预警。警告称,随着短视频的日益流行,很多骗子都瞄准了这块“肥肉”,伺机实施各类诈骗。欺诈的主要方法有:

兼职广告通过短视频平台发布。事主添加对方为好友后,对方以刷短视频可以赚钱为由,引诱事主在虚拟网站刷单,最终多次诱骗事主充值转账,但无法提现。

通过直播股票投资宣讲,引诱受害人在群聊中添加联系方式,观看股票投资公开课。然后客服以新股上市低投入高回报为由,诱骗受害人在虚拟投资网站上购买股票,最后却拿不回本金和收益。

通过短视频平台,私下交往逐渐与受害人发展成男女朋友关系。他们以有渠道帮受害人赚钱为由,诱骗受害人在陌生网站投资赌博。多次投资后,受害人无法提现,对方失联。

诈骗分子冒充短视频购物平台的客服,告知事主所购商品质检不合格,并进行退款,诱骗事主在陌生网站填写个人信息和短信验证码,然后将事主账户内的资金转走。

对此,甘肃省反诈骗中心提醒消费者,不要轻信虚假广告,不要添加陌生好友,不要接听陌生电话,观看短视频时要及时退出。任何邀请你买单或者投资理财的人都是骗子。如果接到自称是平台客服的电话,请联系平台后台正规客服进行核实。请下载国家反诈骗中心的App,为您的手机增加一层安全保障。如遇诈骗,请拨打报警电话imm

对此,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孟泽东认为,短视频平台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商,通常会从商业广告的推广中获益。对于商业广告推送的广告,应当尽到相应的审核义务,在试衣员的欺诈案件中需要承担一定的平台责任。孟泽东表示,平台在帮助商家推广广告的过程中,应履行全面的审核义务,包括事前审核、事中审核和事后审核:事前,平台应对商家的资质和商家投放广告的潜在风险进行更实质性的审核;在此过程中,平台要对商家广告中的实际内容进行审核,对传播过程中的风险采取一定的措施;事后,平台接到用户投诉时,应及时断开广告链接,加强事后监管。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周良认为,短视频平台在审查广告时只需要尽到普通的注意义务,即如果试衣人员的广告内容没有欺诈的迹象,平台正常推送广告没有问题,不需要对商家的后续欺诈行为承担责任。如果平台发现广告内容有一定的欺诈倾向,有义务提示用户,并对广告进行严格审查;如果广告和欺诈的关联度不高,公众就没有必要批评平台严格审核广告。

孟泽东告诉果壳财经记者,他曾经遇到过一个电信诈骗受害者,被骗了40多万。案发20年后才被警方通知钱被追回。据孟泽东分析,此类电信诈骗团伙多分布在海外,组织严密。诈骗前会制定详细的诈骗计划,诈骗金额流向复杂,刑侦难度大。对此,孟泽东提醒市民,电信诈骗的钱很难追回。每个人对钱都要有一个合理的认识,切不可贪图小便宜。

© 2021 网店转让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XML地图 织梦模板